您的位置: 新民资讯网 > 体育

超级败家仔 第115章 三十年河东

发布时间:2019-09-25 21:53:50

超级败家仔 第115章 三十年河东

热。

这就是陈炎枫进入衙门后被关进某个房间的第一反应。

这群拿着朝廷给的俸禄却为非作歹的王八蛋干别的或许不行,但琢磨刑讯逼供的法子都是好手。

就像是现在陈炎枫呆的这间屋子,看上去环境良好,可却是杀人不见血的地方。

八月份星海城酷热的天气,一间十多平米左右的小屋子,把人关进来,有空调,开的却是制暖。

旁边摆着火炉,甚至周围墙壁都被一周的暖气片包裹着,这本来就是走在街上都能流汗的天气,在把人放到这种环境里,摆明了是种折磨。

最高明的还是无论再怎么折磨,也看不出被用刑的痕迹,这种地方用来对付一些心智不坚定的人物,肯定是绝佳的场所。

而且炽热的环境中,人不停的流汗,却不给喝水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陈炎枫坐在房间内一个固定在火炉旁边的小马扎上面,闭目养神,神色平静。

他不是神仙,就算能忍受住现在的折磨,呆在这里面几分钟也已经浑身都是汗水,这滋味委实不大好受。

他伸手摸了摸口袋,掏出一根烟来点燃,吸了一口,连同房间内的燥热空气一起吸进肺里,五脏六腑都像是着火一般。

陈炎枫咧了咧嘴角,眼角余光瞥见将自己带回来的杨墨正从走廊走过来,调整了下心态,重新变的不动声色。

房间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杨墨站在门外,似乎深知房间内是怎么个环境,也懒得进来,淡然开口笑道:“陈都头,怎么样,认还是不认?你现在的待遇不错,但如果不配合我们衙门调查真相的话,一会少不了吃点苦头,你可想好了。”

“不是就是不是。替我转告锦衣卫某些人一声,如果他们再不动手的话,就晚了。”

陈炎枫平淡道,打开门的一瞬间,他竟然觉得有些凉爽。

“很好,那你就在这里呆着吧。”

杨墨狞笑一声,穿着这身很容易给人正义感觉的官差服,表情却是说不出的丑陋。

他从口袋里把那枚戒指拿出来,丢进房间里面,恶毒道:“给脸不要脸,你是六扇门的都头又能怎么样?有些人,不是你能得罪的。陈都头,我们县令已经发话了,无论顶着六扇门多么大的压力,都要把这事给办了。在给你半小时的时间,还不知好歹的话,兄弟们就要好好动手伺候下你了。”

“嘭!”

房门被一股大力摔上,房间内的空气重新变的炽热起来。

陈炎枫将手中的烟头扔进面前燃烧的正旺的火炉里面,眯起眼睛,表情有些意味深长。

龙空别墅区。

晚上九点多钟的时间,正坐在客厅里面看电视的秦天蓝突然响起,铃声刺耳。

秦天蓝皱了下眉毛,拿出看了下来电显示,脸色立即变得怪异起来,他拿着上楼,进入书房后才接通,笑道:“有什么事?平曰里接你一次可不容易。”

“炎枫刚刚被人带到了青龙区地方衙门,估计要吃些苦头,这件事你别出头,我来运作。”

中的人轻笑出声

超级败家仔  第115章 三十年河东

,语气虽然随和,但却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味道。

秦天蓝皱着眉头,从书桌的烟盒里掏出一根烟放在嘴里道:“怎么回事?”

“小事,很寻常的栽赃嫁祸,说炎枫是前朝余孽魏武卒太子后裔,放心吧,保证还你一个完整的下属。”

中的人轻声笑道,语气很淡定。

秦天蓝默然,沉默了一会,才轻声道:“你现在插手,早了一些。”

对方冷笑了一声,缓缓道:“现在是最合适的时机,你以为黄图只是气昏了头打击报复?这件事情背后还有锦衣卫千户裘丘的影子,他似乎对陈炎枫很上心,这次的事情是个试探,试探我们会做出什么反应。如果我们沉默的话,炎枫也不会有事,但接下来对方肯定会更加肆无忌惮,既然这样,倒不如给锦衣卫的人一些震慑。。”

秦天蓝叼着烟,大口吞吐,淡然道:“你看着办就是,你做主,我配合。”

九州馆。

余书神色平淡挂掉,看了看恭敬站在自己面前的会所总经理黄无心,吩咐道:“去给星海知县打个,把青龙衙门的事情跟他说一下,一定要严肃处理。”

黄无心微微点头,转身走出去。

余书摆弄着手中的,犹豫一下,才调出另外一个号码,脸色拘谨的拨了过去。

星海城知县龚仁今晚很忙。

短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没停过。

龚仁挂掉一个又一个,刚想休息一下,铃声再次响起,他脸色烦躁的拿起,刚想说点什么,看到号码后脸色却猛然一变,小心翼翼接通,恭敬道:“府伊大人。”

“你下去看一下。”

中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嗓音,平稳,威严。

龚仁一瞬间想明白了对方的意思,顾不得头顶的冷汗,恭敬道:“好的,我马上就过去。”

随即被挂断。

龚仁拿起就往办公室外走,叫上司机,直奔青龙衙门。

“陈都头,考虑的如何了?窝藏前朝余孽在大秦帝国可是大事件,我们可等不了多久,如果你还不想交代,我们就要得罪了。”

杨墨重新来到关押陈炎枫的房门口,打开门,对坐在里面脸色被蒸的通红的陈炎枫道,语气虽然带着笑意,但脸色却微微狰狞。

陈炎枫静静坐在里面,淡淡瞥了杨墨一眼,重新转过头去,一言不发。

“呦,骨头还挺硬,好好好,既然陈都头不愿意开口,那我们就要用点手段了,小吴,带他去刑讯室,我来亲自伺候。”

杨墨冷笑道,低头点燃了一根烟,眯着眼睛。

“你伺候你妈!”

走廊内猛然传来一阵怒喝,紧跟着一个臃肿的身影就快步走过来,满头大汗。

在杨墨错愕的眼神下,一把将他推了个踉跄,看到被关在房间里的陈炎枫,脸色惊惶,也不顾房间内的燥热,直接冲进去握住陈炎枫的手,一脸热情的笑道:“六扇门陈都头吧?我是青龙衙门县令,你的事情我们已经充分调查过,事实证明你是被冤枉的,这是我们工作的失误,请陈都头理解。”

杨墨懵了。

跟着他一起过来的捕快小吴也懵了。

刚才县令大人不是还说一定要顶住压力么?

这是闹得哪一出?

林志远有苦难言,几分钟前突然接到知县的,对方摆明了一副要保住面前这个年轻人的架势。

甚至连对错都不问一句,这么明显的做法,足以说明顶头上司跟这个年轻人的关系,都是在朝廷做事的,知县亲自打过来,谁敢怠慢?

陈炎枫嘴角微微翘起,似笑非笑看了林志远一眼,将脚下那枚戒指抓在手里,笑道:“窝藏前朝魏武卒叛党这么大的罪名都可以被冤枉?林大人的工作做得果然到位。”

内心惶恐恨不得跟陈炎枫下跪的林志远一脸讪笑,看着陈炎枫手中的那枚高仿的前朝魏武卒皇室戒指,心里将黄图的祖宗八代都骂了个遍。

这尼玛哪里是有点背景的年轻人,分明就是一尊大佛啊!

他手上动作不停,伸手就要去抢过陈炎枫手中的戒指,讪笑道:“陈都头说笑了,这哪里是前朝魏武卒皇室家族的戒指,明明是假的,还是给我吧。我把这枚冤枉了陈都头的戒指销毁掉。”

陈炎枫手向后一缩,笑道:“免了,这可是证据。既然我是被冤枉的,那真正窝藏前朝魏武卒余孽的恶人肯定还在逍遥法外,销毁它能还我一个清白,但对某些人来说,不就是死无对证了?”

林志远都快哭了,一张脸憋成了猪肝色,有苦说不出,听到陈炎枫将某些人这个词汇咬的格外重,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强自挤出一个笑容,刚要说话。

身后却猛然传来一个威严的嗓音。

“青龙县令林志远,青龙衙门捕头杨墨,你们已经被停职了,准备一下,明天六扇门的人会找你们谈话。”

威严,愤怒,还有一丝怜悯。

林志远身体猛然僵硬,缓缓回过头,却看到星海城知县龚仁站在房间外,脸色铁青。

“扑通。”

林志远一阵眩晕,直接瘫软在地上,倒在了陈炎枫的脚边。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正义从来不会缺席,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吐鲁番好的妇科医院
吐鲁番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吐鲁番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吐鲁番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吐鲁番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