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民资讯网 > 星座

黑巫王座 第二章 血脉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2:24

黑巫王座 第二章 血脉

梅克斯家的城堡,也被称作灰堡,这名字源于城堡外部那灰白的大理石。

大理石城墙下是一条沟渠,整个灰堡呈椭圆形,东西南北各有一个高高的箭塔,内里一半是战士训练场,另一半才是高低起伏的五层高的内堡宫楼。

在灰堡正门浮桥外,有一个小村庄,村庄里大部分是酒馆与妓院,这个村庄主要的功能就是为城堡里训练的士兵战士提供各种服务。

索尔骑马穿过村庄时,路边有不少人低头朝他行礼,那些都是城堡里的士兵。

踏过浮桥,进入城堡后,迎面就是百米长,五十米宽的巨大训练场,训练场上有跑马道,沙地,青石地,场上有刀枪剑戟各种武器,还有石墩,连枷等训练器材。

此时是晚饭时刻,场上没有什么人,索尔就直接骑马横穿训练场,到达内堡宫殿前的花园草地,从这里,就不能骑马了。

索尔下马,将马交给迎面而来的侍从,就沿着绿茵草地中的小路,走入五层高的内堡。

城堡一楼是穹顶高耸的大厅,这里是梅克斯子爵分封骑士以及举行宴会的地方,二楼是厨房,大餐厅,侍从侍女的居所,三楼是子爵之女及其扈从的居所,四楼是子爵和其夫人的居所。

而城堡的五楼则是梅克斯家族的图书馆,以及子爵大人的书房和办公场所。

索尔直接前往三楼自己的居所,先把身上的东西放入房中。再去前往餐厅,至于正在等待他的费雯丽母子,他们愿意等,那就多等会儿。

索尔的房内布置的非常简单,甚至有些简陋,屋内泾渭分明的分出两半,一半是床,另一半是内镶在墙上的书架,以及书桌,椅子。

然而从那些空白处留下的痕迹来看,原先肯定不是这样。

那是因为索尔屋内名贵的家具,华丽的装饰品,基本都让费雯丽母子以各种理由搬走,搬到他们屋里去了。

而梅克斯子爵,在索尔母亲去世后,基本就不管索尔了。

不过索尔对这些身外之物毫不在意,对身边发生的事,也一直冷眼相看,冷漠相对,他真正在意的只是自己力量。

回到房中,索尔径直走到紫红书架旁,将第三排中间书架上的书拿下来,后面顿时露出一个非常隐秘的暗格。

这个暗格需要用秘密手法才能打开,暗格内东西也一目了然,十几张老旧书页,几包白磷粉,一把青色匕首,此外再无他物。

索尔将装着白磷粉,青藤蔓叶,人头币的牛皮袋放入暗格,又从身上掏出那三页巫师手杂镇重的放在牛皮袋上。

就在索尔做完这些事,刚把书架恢复原状时,屋外突然响起杂乱的脚步声,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少年声音,这少年的语气中满是愤恨,蔑视。

“该死的索尔,让我和母亲等这么长时间,他以为他是谁,我才是梅克斯家族第一继承人!”

紧接着索尔的门就发出“嘭”的一声闷响,来者竟然直接用脚踹门,可惜索尔提前将门反锁了,他这一脚并没有踹开。

门虽然没开,索尔脸色却瞬间沉了下去,阴沉如水,墨绿的眼眸也是寒光闪烁,非常渗人。

“索尔,给我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好大的架子,竟敢让我和母亲一直等着你!快点给我开门!”

“主人不要生气,也许我们的索尔少爷被人欺负了,现在正躲在屋里哭呢。”

“哈哈哈,说的好,安格斯你真是聪明,这都被你发现了,哈哈哈。”

门外,菲利特和他的爪牙肆意的嘲笑后,哈哈大笑起来。

索尔心头怒火直烧,但他还是冷静的检查了一遍,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后,才朝门口走去。

“看来我们的索尔少爷忙着哭呢,没空开门。安格斯,给我把门撞开,让我们参观下索尔少爷的哭相。”菲利特此时已经不耐烦了。

“好咧,遵命主人。”安格斯兴奋的答道。

此时,索尔已经走到门后,听到这句话后,就悄无声息的取掉门锁,一手按住把手,耳朵贴到门上,倾听外面的动静。

门后杂乱的脚步随即散开,而后一个笨重的脚步朝门口加速跑来。

就在这笨重脚步即将撞上来的时候,索尔猛地拉开了门,同时侧身,伸脚。

“嘭”

一个高大臃肿的笨重人影跌了进来,一头撞在地板上,好似整个地板都震荡了一下。

“啊,我的鼻子!血,我受伤了!”安格斯顿时惨嚎起来,那张大饼脸已经一片血肉模糊。

“我要杀了你!”

受伤的安格斯就像一头狂化的巨熊,爬起来就杀气腾腾的冲向索尔,沾满鲜血的双手像两只巨钳一样掐向索尔的脖子。

这是安格斯的必杀技,他这双巨钳一样的双手,掐断过十一个人的脖子。

索尔会是第十二个么?

显然不可能!

索尔脚步一错,就游刃有余的躲开了这凶猛的必杀技。

“咔嚓”

索尔身后的木门被安格斯捏得粉碎。

索尔眼中寒光乍现,抓住了安格斯一瞬间露出的弱点,凶悍有力的拳头闪电般击在安格斯腋下,一声闷响,这一拳直接打断了安格斯两根肋骨,残余的力道也将其内脏震伤。

这臃肿高大的壮汉喷出一口带着内脏碎沫的鲜血,浑身痉挛的倒下,再也爬不起来了。

而此时菲利特才反应过来,失声惊叫道:“安格斯!你,索尔,你竟敢杀了安格斯!你完了,我会让父亲把你关进地牢,把你......”

“菲利特少爷,安格斯没死,只是重伤昏迷了。”

这时,菲利特身边的金发青年突然开口,打断了菲利特的咒骂,金发青年看着索尔的眼中带着隐秘的钦佩。

金发青年是菲利特的另一个扈从,名叫克伦特,和索尔一样是七级战士,但是年纪比索尔大很多。

克伦特心里暗道:不愧是十七岁就成为七级战士的索尔少爷!时机,力道全都无懈可击。要不是两年前泰瑞娅夫人去世,恐怕索尔少爷此时已经觉醒斗气,成为骑士大人了!

想到这,克伦特又深深惋惜:可惜就算索尔少爷成为骑士大人,也依旧无法成为梅克斯家族的继承人,毕竟索尔少爷只是并不是纯血!

克伦特又隐秘的看了看身旁的菲利特,暗道:更何况,菲利特少爷已经觉醒了神恩血脉!

哎,又胡思乱想了!

克伦特注意到自己又犯老毛病了,连忙收回杂乱的思绪,将注意力移回眼前的现实,他一收回思绪,就听到菲利特愤怒的喊道:

“就算安格斯没死,索尔你竟敢打伤我的扈从,也是犯了大罪,我一定让你付出代价!”

面对怒气勃发的菲利特,索尔的回应就是指着破碎的门,语气平淡到极点的说道:“明天之前,把我的门修好。”

“啊”

菲利特瞬间陷入癫狂!

他蛊惑费雯丽抢夺索尔的名贵家具时,索尔是这副模样;

他向梅克斯子爵污蔑索尔时,索尔是这副模样;

他霸占索尔的家族配给,冷嘲热讽时,索尔是这副模样;

而现在,索尔再一次露出这副模样!

“啊,杂种!杂种!杂种!”

“我才是高贵的梅克斯纯血后裔,你索尔不过是个混血杂种,你凭什么对我露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索尔我告诉你,我已经觉醒血脉,梅克斯家族的继承者一定是我!你就算成为荣耀骑士,也只能给梅克斯家族看门,注定是条看门狗!”

“等我继承梅克斯家族,我就把你丢到青石岭,让你永远做条看门狗!不仅是你,我还要把你母亲,泰瑞娅那个贱人丢出梅克斯家的墓园,把她的骨灰扔进臭水沟,把你姐姐......”

就在菲利特像最下贱的泼皮一样癫狂咒骂时,耳边突然炸起克伦特的惊呼:“菲利特少爷小心!”

然而菲利特还未反应过来,胸口的剧痛已经如潮水般袭来。

下一秒,菲利特仰天惨叫起来,这一抬头,正对上一双冰冷至极的墨绿眼眸,同时传来索尔冷漠的话:

“没有人可以辱骂我的母亲!这一刀在你胸口,下一次,我会割掉你的舌头!”

刹那间,菲利特就像被掐住脖子的鸭子,惨叫声全被憋在喉咙里,一张脸涨得通红,仪态尽失,然而这全比不上他心中的恐惧与屈辱。

“这个贱种竟敢伤我,我可是高贵的梅克斯纯血后裔,这个混血杂种竟然伤我!”菲利特心头疯狂大喊。

无数灰白的光芒在菲利特身体表面绽放,刹那间在菲利特皮肤表面凝聚。

“石化皮肤”

梅克斯家族的神恩血脉,或者说次等巫师血脉!

索尔目光一凝,心头警觉顿起,卡西亚说的没错

,菲利特真的晋升为一级巫师了!

强大的血脉力量,让菲利特的信心无限膨胀,膨胀的信心鼓胀起杀心,他要让索尔彻底跪在他面前,向他求饶。

“我要杀了你!”

“呛”

菲利特拔出佩剑,不顾一切的刺向索尔,配合那一身灰白石化皮肤,竟然有了几分凶悍之气。

面对着凶悍的一剑,索尔毫不慌张,一个敏捷的后跳,躲开飞速近身的长剑,而后脚下猛地一蹬,擦着迎面的剑刃,瞬间撞入菲利特怀中,反手握着随身匕首,刀锋炸起,带起一片寒光。

腹部,胸口,脖子....

然而索尔的刀光落在菲利特身上,只带起片片石粉,留下道道深色印痕,根本破不了石化皮肤的防护。

“不愧是巫师血脉!”索尔暗自惊叹。

然而尽管石化皮肤保护了菲利特,但那一刀刀的寒光,也让这个娇生惯养的少爷吓得够呛,特别是脖子那一刀,更是吓得他魂飞魄散。

“他会杀了我,会杀了我!”菲利特心中恐惧的狂吼道。

恐惧之下,菲利特失去了方寸,直接爆招了。

“不好!”强烈的危险预兆在索尔心头一闪而过。

无形的气浪猛然在菲利特身周爆炸开来,恐怖的力道直接将索尔掀飞出去,索尔就像布娃娃一般毫无反抗之力,直接砸在屋内的墙上,而后嘭的一声,又重重的跌落在地板上。

“噗”

索尔只觉浑身剧痛,喉咙一甜,一口淤血就喷了出去,洒落一片。

“真是蠢货,堂堂一级巫师,竟然直接爆精神力。”

索尔忍着剧痛抬头看去,果然,菲利特的石化皮肤已经散去,人也直愣愣的倒下。

昆明整形美容医院
太原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承德治疗龟头炎费用
昆明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太原治疗阴道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