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民资讯网 > 星座

超凡手艺人 第二十五章 视频

发布时间:2019-10-12 22:53:26

超凡手艺人 第二十五章 视频

看着视频下边累计已经过万的点击,陆铭总算是搞明白了声望异常增长的罪魁祸首。可是,面对这个结果,他究竟是该哭还是该笑呢?

与此同时,距离庆丰园五公里外的一栋办公楼里,本该得意的始作俑者李阳洋却正在暗自后悔。

“早知道第二个视频会比第一个火那么多,那第一个就应该起名叫《他用taotao造了一座山》啊!也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改了......”

希望她最后没改成这个名字吧,否则真不知道刘四明看到自己的模具居然被人命名为套套,会不会气的一口老血吐到直接见马克思去了!

陆铭点开视频,看到一上来就是他那段颠倒黑白混淆视听的胡编乱造,但没想到效果竟出奇的好,满屏乱飞的弹幕中,基本上全都是些“厉害了我的糖人!”“干翻小泡菜!”“糖塑是糖艺他爸爸”之类的正面反馈。

哦,这个“糖塑是糖艺他爸爸”其实也不算是很正面,但跟其他的什么“大中华是小泡菜他爸爸”这一类的比起来,也算是蛮正面的了。

只是,当视频推进到他开始制作糖泡的时候,场面就开始变的惨不忍睹起来。

什么诸如“好大一颗蛋”这一类的,已经算是很中性的弹幕了,可是看着怎么就那么让人不舒服呢?

陆铭哀鸣一声,下边的评论连看都没敢看就赶紧把还给了宋时,为了声望,我忍,我忍,我再忍!

“哇哈哈哈!”操作间里的笑声越发的响亮起来,忽然,陆铭身后的大门被人从外边推了开来。

“你们在笑什么?都不用干活吗?陆师傅你过来,有点事要跟你商量一下。”胖子老板的大脸出现在门外,先是朝着众人呵斥了一句,然后招呼陆铭离开。

“小陆,看到上的视频了吗?呵呵,没想到这些人的手脚还真快,我还准备今天过来了再安排人上传呢!”

陆铭的脸色一黑,颇为幽怨的看了胖子一眼,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他们刚才在笑什么!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络上最多的就是标题党,这个不作数,只要里边的内容是正面的,积极向上的就行了!再说,效果也很好对不对?”

陆铭哭笑不得的点了点头,这效果确实是很不错,蛋蛋和声望简直是比翼齐飞啊!

“小陆,现在有件事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前两天,市招商局在咱们这儿订了一道花开富贵,说是要拿来招待一位来自高卢的投资商。可是今天早上,他们也不知道从哪儿知道的消息,忽然打过来,说是要换成《层峦叠嶂》,而且还希望你能像昨天那样进行现场制作,你看怎么办?能答应他们吗?”

纳尼?居然还有这种好事?

陆铭刚刚被视频伤透了的心瞬间就感觉到了一阵温暖。要知道,仅仅只是昨晚现场操作的那一个小时,他增长的声望就差不多比得上之前一整天的收获了,就更不要说之后那个视频带来的......算了,先不说视频了,心里堵......

“当然可以答应了,我这边没有任何问题!而且秦总,我还有个提议,我觉得以后这种现场制作可以成为一种常态,可以作为我们酒店的一个特色......”

秦洪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会儿,点点头,“这样的话,你以后就必须要提前把你的时间安排告诉订餐部,最少要提前三天。”

“没问题。对了秦总,另外我还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我想把糖艺部改成糖塑部,以后菜谱上的糖艺抬头也全都改成糖塑,你觉得怎么样?”

“这个......怕是有点问题吧?”

“能有什么问题?不服来战啊!只要敢来,我先给他扣上一个崇洋媚外的帽子,然后再用作品怼死他!”

秦洪失笑摇头,“小陆,这件事必须要从长计议啊!毕竟在外界的认知里,糖艺和我们老祖宗传下来的糖塑它根本就不是一回事,要想改变这个认知,可不是简单的改个名字就行。再说了,我记得你对各种糖艺大赛都很感兴趣,那......改了名之后,你是参加还是不参加啊?”

最后一句话算是说到了陆铭的痛点,没办法,敌人势大,前期只好先猥琐发育了。

“小陆,我相信凭你的水平,拿大奖绝对没问题!所以我觉得你应该先打出自己的名声,然后再来跟他们掰扯究竟是糖艺还是糖塑,这样效果绝对比咱们现在就开始折腾要好得多!”

“好吧,你是老板,听你的!”

“那这件事情就这么着了。对了,你接下来没什么安排吧?没有的话就到会议室去,我把蒋斌他们都叫过来,你帮他们分析一下昨天刘四明的视频,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嘛!”

与此同时,位于新宛城市广场一角的银河大酒店里,刘四明也正在研究李阳洋发到上的那段蛋蛋造山的视频。

他已经反反复复的看了三遍了。

“整个过程看起来很炫,但实际上真正的难点就只有两个,一个是最开始那个大泡泡的塑形,还有一个就是最后的淋糖

。”

“其实大泡泡也是在炫技,因为根本就不需要用泡泡,用实心糖块也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甚至有可能还会更好。至于最后的淋糖,这个没办法,确实很考较技术,这一点就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了。”

他将视频又拖回到一开始陆铭的那段发言,“这家伙说的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是真的,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一点迹象?可如果是假的,他这一手又是从哪儿学来的呢?”

画面在不停的变化,他的心神却晃晃悠悠的回到了20多年前,他和秦洪一起踏上北上之路的那个时间节点。

一幕幕以为早已被淡忘的画面又一次清晰的出现在眼前,他的心情忽然变的烦躁起来。

这个城市,早已不是当初离开时的模样,而他和他,也早就不再是当年那两个梦想着凭借糖塑就可以打开一片天空的青葱少年。

老祖宗传下来的糖塑早已无可救药,可是现在,居然又让他看到了一个年轻人义无反顾的投向了它的怀抱!

他死死的盯着视频上的陆铭,半晌,方才长叹一声,起身拉开房门,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咸宁治疗早泄医院
鄂尔多斯妇科医院哪家好
泸州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咸宁好的男科医院
鄂尔多斯好的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