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民资讯网 > 美食

促進商業銀行轉型成當務之急

发布时间:2019-11-09 04:23:50

促进商业银行转型成当务之急

随着监管层加大信贷紧缩力度,我国商业银行传统存贷业务的获利空间将逐渐缩小从眼下银行业白热化的拉存吸储大战来看,银行经营模式已经到了非全面调整不可的阶段,要么转型,要么淘汰,已经成为我国银行业当前生存的关键

市场环境倒逼转型

在全球金融危机冲击下,国际经济金融环境发生了深刻变化,随着国内经济政策调整,经济发展方式加快转变,我国商业银行传统的经营模式已经难以应对当前复杂的市场变化,银行业无论是短期盈利能力还是中长期生存能力都面临严峻考验,规模扩张和吃利差的银行经营模式受到挑战,“贷长贷大”的信贷结构需要调整优化从当前及今后所处的市场环境来看,我国银行业亟需加强自主管理,妥善应对以下变化:

第一,信贷调控不断趋向紧缩信贷紧缩是当前我国银行业面临的最大挑战,央行和银监会分别从宏观和微观双管齐下,管控信贷央行重掌货币信贷总量调控权,并且在传统政策工具基础上,引入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措施,动态调控信贷规模,而银监会则通过资本监管工具、日均存贷款上报、业务进入以及银信理财融资类业务入表等方式对银行经营严加控制在如此严厉的调控环境下,“让信贷飞”将成为银行经营的历史

第二,利率市场化需要加速推进我国利率已经实现有限市场化,贷款利率在下限管理基础上实现“视风险定价”;短期融资券、超短期融资券和中期票据等直接融资工具已实现利率市场化;在存款上,大额协议存款的利率也已隐形放开目前,我国利率市场化改革还差最后一步,即放开存款利率上限管制和贷款利率下限管制利率市场化不仅意味着商业银行将面临逆向选择、重定价、储蓄分流、债券资产缩水等诸多风险,而且意味着利差缩小在同业竞争日趋激烈的背景下,金融产品定价能力和风险管理水平对银行经营日益重要

第三,资本约束更加趋于严格《巴塞尔协议Ⅲ》已获通过并将逐步落地,根据协议规定,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的最低要求从2%提高到7%,更加突出了风险敏感性资本要求和非风险敏感性杠杆率要求相结合实施《巴塞尔协议Ⅲ》的一个直接结果,就是限制商业银行风险资产的迅速扩张,而我国商业银行的资产主要是贷款,所以一旦实施必然会大幅度地抑制信贷增长资本约束不断强化将结束商业银行传统的以信贷快速扩张来抢占地盘的经营模式,要求商业银行改变经营理念与模式

第四,金融“脱媒”态势日益凸现随着我国资本市场的快速发展,金融“脱媒”趋势进一步加速在非银行金融机构加速对银行业渗透、资本市场对传统银行业的替代步伐加快的背景下,商业银行存贷款业务减少,融资中介功能减弱,大量的优质客户离银行而去,利润空间不断缩小,生存发展日益艰难直接融资规模及比重逐渐增加,将成为我国金融市场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银行间接融资在整个社会融资体系中的占比,将从现在的80%左右下降到50%左右

加快战略转型步伐

为促进我国银行业可持续发展,充分发挥其对经济发展、产业结构调整的服务功能,加快推进商业银行战略转型,转变传统的以规模求发展的盈利模式,建立风险与收益相匹配的资本节约型发展模式,成为我国银行业发展的当务之急

首先,商业银行应加强对经济金融形势的研判,合理安排资金配置与使用,注意监控流动性风险,优化资产负债管理,科学匹配资产负债的期限结构,在利息上升的预期中缩短贷款重定价周期,控制利率波动带来的各种市场风险,减小宏观调控对银行经营的冲击

其次,依赖存贷差模式的高增长带来的是高资本消耗,加快从资本消耗型业务向资本节约型业务转变,提高资本使用效率,创新金融服务能力将超越传统资金实力,成为商业银行新的竞争优势通过合理、合法、合规的金融创新,深化与信托、基金等同业的合作创新,适度提高杠杆比率,加大不占用或少占用资本的中间业务在盈利中的比例,包括中间服务业务、委托代理业务、资产管理业务等

再次,我国商业银行应进一步调整客户结构和业务结构,主动转变利润增长方式,实行更精细化的经济资本管理从重批发、重公司业务转向批发和零售共同发展,尽快结束“垒大户”的传统模式,降低风险集中度从高碳金融发展转变为低碳金融发展模式,从着力支持项目扩张尤其是房地产信贷项目扩张的投资金融转变为大力发展消费金融,实现业务经营从“红海战略”转向“蓝海战略”,加快各维度的资源整合,尽可能以最小的资本消耗获取最大的经营效益

最后,加快由传统的融资中介向财富管理银行的战略转型,发展以私人银行为核心的高端业务,加速建立高端客户服务理财中心,集中为高端客户提供各种个性化、高附加值的财富管理服务,提高高端客户的贡献度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

小儿感冒喝的中药
生物谷药业
疱疹性咽颊炎痒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